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播遠詩友社

興雅頌古韻 暢本我天真

 
 
 

日志

 
 

谈烹茶与泡茶  

2012-04-21 14:58:38|  分类: 旅游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烹茶与泡茶 - 播遠诗人 - 播 遠 詩 友 會

 阳春三月,江南应早是草长莺飞,浮堤杨柳醉的日子,可惜城市里的人是无缘见到炊烟,而今天茫忙盲的众生,也鲜能想见中华先人那份悠然的生活乐趣了。

关于泡茶,迟至宋以前,实在是没有这一说的,尽管中国人发现茶品用茶上溯可以到神农的久远,但古人饮茶之法,却不是“泡”而是“烹”的。特别是这样美润的春日,文人雅士踏青而走,往往柴扉之下,讨得农家一瓢水喝,垄头烟外,画得一幅写意图回。唐才子崔护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正是那时节中华神彩生活的一幅留影,千年而下,依然没有褪色。

迟至晚清民国,在乡间依然有这样的习俗:携童子一二,好友二三,备琴与炉,在青春之日出外游远,于飞瀑流泉之侧,铺毡席地,汲饮泉,煮新茶,茶汤之美之清新,实在不是现在都市人弄什么“清明前茶”“新茶”可以比拟。我曾亲自以古法采撷新芽一握,烹煮于高山流水之间的农家,与一二友朋对酌,其茶味的伊咏回甘,畅清色华,真是与我们平时所措,完全不同。

真正传统的茶类,最早的就是发酵茶,这从《茶经》中可以很确实地看到。这个发酵茶的诞生,从其表现来看,似乎是偶然的,因为煮茶后沥出煮过的茶叶,积在蔑箕里,自然阴干了,由于它本身的积压,水分空去,加以通风,本是饮茶汤之“余”料,是要弃去的,可是饮茶是要上瘾的,到了冬日寒时,即令南方,山中的茶树也是焦老不堪,若以煮汤之法依样弄来,非常的寡苦,故无人爱喝,此时发现(有点类似于法拉第发现电磁感应并做出感应线圈的事例)这原先弃置的“茶余”,历经几个月的发酵,色泽金黄,嗅之有异样之香,试以沸水煮泡之,居然其香甘醇,比新茶多了几分醇酽,于是相与流传,遂成今日我们从《茶经》看来之古法茶,其成型之时,当在秦汉,相延而来,到唐之陆羽作《茶经》时,已成当然之状。即令如此,煎茶炒茶之法,以留其新绿之色,也是唐宋之时偶一为之,尚不普遍。就中国通行之五行理论,服食之物“水火既济”为高,以文火烘焙而得之茶芽技艺,一直在民间逐渐的完善着,到北宋与辽金之人相榷市,多昂其值,由于它更为方便,逐渐在官场之中也开始兴盛起来,到北宋末年,已经蔚成风气,青楼,接待南来北往的客人,特别是有名的名妓,玲珑八面,琴棋书画茶,都是要讲究的,相互之间明暗较劲,总得使自己与众不同,其中与宋徽宗有千丝万缕瓜葛的李师师,偶然尝到出产于今浙北的安吉白茶,非常喜爱,后来徽宗于其处得饮其茶,良茶美人,其情其景,更添风致,从此把此茶列为御贡,还特地为此作一番考证:“白茶自为一种,与常茶不同,其条敷阐,其叶莹薄,崖林之间,偶然生出,虽非人力所致,有者不过四五家,生者不过一二株。”在说了白茶可贵之后又说:“芽英不多,尤难蒸焙,汤火一失,则已变为常品。”这个皇帝虽然政治上一塌糊涂,然而其画其书,都独来一套,在饮食起居上,却影响后世深远。这样品茶做茶之道,逐渐于原有发酵茶之外,另列此炒煎一路,并渐成主流,而原来发酵和半发酵之方,到后来竟多流于西南,这就是云南的普洱茶,川西的砣茶之类。而闽地如武夷之大红袍之类,介于二者之间,以半发酵之工艺,独创一格,名于天下。至于日本茶道,直接取法乎唐,有非常严格的仪式传承和内涵心法,近代以来也多淆乱。今试取日本茶品,许多市面上卖的,其理念已经是现代营养学,讲什么绿色原态,所以那个绿茶就用原汁的新茶直接干燥后粉碎成粉,吃来令人烧心,其实已经完全偏离了古道了。

 

 

2012/4/21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