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播遠詩友社

興雅頌古韻 暢本我天真

 
 
 

日志

 
 

惊鸿:我与传统  

2012-11-13 17:0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传统

                  作者:惊鸿

惊鸿:我与传统 - 播遠诗人 - 播遠詩友 

 

我名叫惊鸿,刚刚有记忆的那种程度的小时候,父亲自豪地对我讲过无数次,这个名字是家里几辈子才出的第一个念了大学、出了国并且成功定居国外拿了绿卡的姑姑在我出生后认认真真翻了一个月字典才取的,意思是,古代一个美丽而有才气的女子的名字。

后来我慢慢知道,惊鸿并不是什么才女的名字,父亲的说明,大概是错解了的。然而,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非常不喜欢自己的名字。那个时候还在念小学,脑子结构异常简单,却又禁不住总要胡思乱想,想的最多的无非是为什么某漂亮女生是那个漂亮女生,为什么我是我,为什么我的思想没有装在其他的我喜欢的皮囊里头,为什么我认为这个长着一双大眼睛的黄毛丫头就是我,今天我是我,明天醒了之后我还是不是我……诸如此类,看似深奥其实对于当时的我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事实上,到了现在我还是没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甚至我已经干脆忘记了这些困扰了我整个童年的问题。

当时我认为惊鸿这两个字因为发音的问题,靠近金红,让我感到非常庸俗。是的,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总是瞪着一双愤世嫉俗的眼睛自以为是地鄙视着大街上的人们。我认为,直到现在我也依然认为,人类永远看不清自己的位置,总是莫名其妙地俯视着芸芸众生,不知道到底在骄傲着些什么,只是小时候更加极端一些。

那个时候我有个好朋友,她家住在我姥姥家的楼上,我们经常玩在一处。有一年的春天,楼下马路上的花栏里头,小松树长出了嫩嫩的新叶子,她将这些柔软的罕见的松针搜集到一处来玩儿,我见到之后二话不说勃然大怒,立即粗暴制止。自然而然地,我的理论遭到了抵触和无视,于是我开展小孩子社交最佳法宝,以“不和你好了”为要挟,也没有收到满意的结果,最终悲从中来,站在大马路上因为几颗春天新发的松树芽哭花了脸,连带着被姥爷吼了几句,遂变本加厉,最后无疾而终,我也忘了是怎么收的场,但和那个小朋友近半年没有说话倒是真的。

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只是觉得我们没有资格去扼杀一颗松树发芽的机会和权力,而且这件事对于我们的生命来说是完全没必要的。对于人类之外的世界,尊重甚至是敬畏的情绪仿似显性基因一样,自然而然地存在于我直白的思想体系中,并且几乎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

基于“愤世嫉俗”的概念,我为了独辟蹊径而独辟蹊径。上初中之后,其他人爱F4,我爱春江花月夜。当时有一次月考,英语的听力试音部分,正好就是这首曲子。我兴奋之下见到一个同学脸上嫌恶的嘲笑,乐呵呵地告诉她,真好听。那个表情我现在都记得,每一次回想起来,感受都会有所不同。到了今天,我也快三十了,这个表情依然像埋在肉里的针一样让人不舒服。

第一次知道老庄,是一种什么情态我已经记不住了。但是对庄子产生兴趣,是上了高中之后,有一期《萌芽》中有个姑娘以庄周妻子的视角写了鼓盆而歌的故事,很新奇的手法,让我非常喜欢。于是开始了形式上的崇尚道家思想大行动。买了很多书,看是看了,却没记得多少。留在脑子里头的不过就是几个所有人都知道的词儿而已,不过高中语文课本上对道家思想的解读最后归结到“消极”二字,我却一直耿耿于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认为这个说法一定是错的。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阅读量的增长,惊鸿这个词却让我越来越觉得长脸,虽然同龄人大多还不觉得我这个名字怎样,至少不像刘丽、刘敏这类大批量存在的名字,我开始为这个名字感到满意,甚至是骄傲。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习惯在介绍名字的时候着重介绍这两个字的写法,并且极度在意别人书写我名字的正确度。直到现在我依然有这种嗜好,但是自豪感已经不仅仅是源于惊鸿这两个字。相反,今年年初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孟家的女儿,她无比自豪地告诉我,孟家是有族谱的,她是昭字辈,在这个年纪来说,是很高的辈分。我听了之后羡慕嫉妒恨的感情溢于言表,觉得人家才是有根的人,才是真正能够脚踏实地的人。

上了大学之后,有一天晚上和寝室的同学讨论起中国古人的智慧,我表示先贤已经解决了大部分我们今天会面临的问题,我们若能做到拿来用,就已经是一种成就。她觉得我说得有些玄,并且坚持认为现代科技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我们后来讨论到了老庄思想对于无为而治的说法,我当时对于这种思想的理解就是,一切问题,从开始的那个点兜兜转转一个圈过后,一定又会回到原点上去。所以想解决问题,想找到万古不变的一条真理,只能去万物发生的原点里头去寻找,而这个原点,我认为就是自然存在的事物。比如我们曾经追求机器制造的精密和快捷,转了一圈之后又发现其实手工更好;我们曾经喜欢化纤织物,转了一圈之后又重新开始审视棉麻的健康。甚至这个观点可以引申为,如果一件事情不知道怎么与别人交代,不如原原本本地讲实话,该承担的就去承担。当时我那个同学非常不同意,她认为人活着就应该抗争,应该追求新的,有“钱途”的事物。她说,若像你这样讲,人不用活着了,死了一切归零,多好。

这句话让我思考了很久,到现在也没有得出让我满意的能说得通的答案。

后来这个同学找了几次男朋友,都不尽如意。因为追求太多,要求就太多。然而其实很多时候她不明白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因为她只愿相信自己想相信的样子,以为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就是个什么样的人。后来经历了很多事情,出国呆了一年,回来之后说,还是安稳重要些。至今单身,不知道为什么。

大学后两年我因为带cos团的缘故,开始自学服装裁剪。因为cos的特性,需要接触很多传统服装,特别是和服。因为学校的方便性,当时高级日语课的老师特意带来了正统日本和服一套给我们观摩,当时心里深深感到日本人对传统的坚持和执着,并自惭形秽。于是我开始疯狂研究汉服,毕业论文写得就是和服和汉服纹样对比。研究这些东西非常有意思,我发现虽然和族文化脱胎于华夏,却有了自己的一番变革。他们的纹样以平面居多,没有透视的关系。并且无论纹样如何变化,总还是能看出大体的纹样题材原貌。樱花还是樱花,菊花还是菊花。而中国服装纹样则多取神髓,弃用形态。我猜想着应该与两国人民对自然的态度的不同有关。日本人给我的感觉,更偏重于敬畏自然,奉如神明,像我小时候那种态度。中国人的先人则更注重与自然的融合,天人合一。

对汉服的喜好一直持续到今天,基本是我在自发条件下,除文字和美术坚持时间最久的一项爱好。两年前有一个民族大学的姑娘表示宣传汉服的时候受到阻挠,碰了壁,心情很低落。我当时这样劝解她:传统这个东西,认,就是你的,不认,就不是。他若不认,自有他的祖先去哭,我们修自己的心就好。这种理论支撑了我很久,我也从不轻易对身边的人讲汉服,为的就是不想将传统做成一种宗教。我信上帝,但不一定要通过传福音的方式。

上班之后我遇到一位领导,他也是个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人。他非常认同我对传统文化的态度和追求。有一次聊天之中大家交流起来,我说我觉得人要有信仰,传统现在就是我的信仰。他说这个真是这样,我现在这个岁数了,要什么都有了,突然看看自己,如果没有信仰的支撑,腰杆子都直不起来,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活。

我总在和别人谈传统,但是真的要问我,传统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我只知道对我来说,那是一种从小就有的感觉,一种对自然的敬畏,一种对事物本真的尊重,以及对自我内心价值的坦白和坚定的追求。我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终于领悟到人心是真的需要修炼的。在以前,修炼这个词,对我来说只是一种道士或者妖精专用的词。但是现在,对我来说,传统就是我的一条准绳,一步一步地修炼自己的心神。然而最近心浮气躁,沉不下心来看书,看了也记不住,这让我很懊恼。不知怎样才能真正气定神闲,无欲则刚。

惊鸿

2012-11-6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